请问彭总裁 这次要打哪里?

2020-08-06  阅读 956 次

请问彭总裁 这次要打哪里?

每季召开一次的央行理监事会,现在几乎已经成为「打房猜谜大会」,所有的媒体大约从一个礼拜之前,就会开始洋洋洒洒地预测,因为某某地区房市近来的表现很热,所以预期这次理监事会,应该、可能、也许、不排除会对哪里哪里,祭出什幺什幺手段。从三月底的桃园,六月底的高雄,似乎只要哪里的房地产市表现得稍微好一点,哪里就该请央行出来打一打!

风险控管 管个不停
这种「媒体打房」的热闹现象,从前两年央行首次祭出紧缩银根的政策之后,每一季都会「定点、準时」的上演一次,几十位记者与十几台SNG车一字排开,排场之大,几乎和行政院之前「拼经济之大热天补助热水器」记者会规模差不多。

为什幺会这幺热闹?说穿了,就是希望央行能够「无风起点浪」!因为利率与汇率的变化,影响与牵涉的範围都太大,在国际经济局势没有出现剧烈变化的情形下,短期内大都不会有什幺新的大动作,那就只剩房地产了;万一又没有什幺新的打房政策,稿子就发不出来,第二天的报纸版面就少了点看头。所以,包括理监事会前的「布局」,到会后记者会的「穷追」,一切都是为了新闻。

彭总裁当然深谙此道,知道这些媒体,就是想从他嘴里套出点什幺,所以,不讲就是不讲!甚至连点头、摇头、眼神、手势,都特别地小心,深怕万一因为什幺小动作,又被媒体拿回去作文章。事实上,在政府这一连串对房地产市场「风险管控」的措施来看,不论是央行、财政部、内政部等,几乎都是以「管制」与「防弊」为出发点;这种只是为了解决房市现况中某些层面的问题而拟订的政策方向,非常容易出现「见树不见林」的状况,也无法彻底收其综效。

举例而言,奢侈税实施两年多下来,双北市的房市交易量受到相对严格的限制与影响,无处可去的资金,便前往桃园、新竹、台中与高雄投资;如果要金融机构再针对这些地区进行管制,难保这些资金是否会再前往其他的二线城市投资;难道要金融机构再这幺一路管下去吗?

答案非常清楚。不是在于哪里的房市,主动或被动地出了问题,而是在于「资金无处可去」。举例来说,同样是一千万的现金,如果从去年年中至今,有一个人投资了台北股市,有一个人买了黄金,有一个人买了一间房子,一年下来结论是什幺?

投资台北股市的人,幸运又专业的,大概只剩下五百万! 而在每盎司一千六、七百美元时买了黄金的人,现在大概也只剩下七百多万!而买了房子的人呢?先别说涨多少了,保值一千万大
概绝对没有问题;如果买得好,搞不好已经有一成多的「帐面增值」了!

再不然,就是去国外置产,这几年下来,有多少人拿着大把大把的新台币,去日本、马来西亚等那些一生去不到两、三次的地方,买下一间间收租房,政府好像也完全没看见;未来所可能隐藏的风险与种种问题,政府也完全不管,好像这些老百姓的钱,对台湾一点也不重要似的。

更夸张的是,根据金融机构的调查,从二月初开放人民币存款业务以来,统计到六月中旬,台湾的人民币存款已经突破七百亿。这一百二十几天,如果扣掉假日,平均每一天,台湾老百姓就存了将近十亿元的人民币,图的就是人民币后续的升值效益。老百姓自己拼经济都拼到这种地步了,政府也不在乎?

面对这样的政府效能,「想开了的」与「想不开的」,都早就已经有一套自我调适的方法了,反正这些念到大博士的政府大官们始终不会拼经济,老百姓也只好自己拼了!

台湾有住房政策?
同样地,在这样的背景下,房价涨跌,已经早就不是数字问题了,政府到底有什幺样的「住宅政策」?这幺多的管制与紧缩,房价该涨的照涨,不该涨的也猛涨,政府依然束手无策,把房市投资客赶出天龙国,眼不见为净,全台湾的房地产市场就健全了?限缩第二套房的贷款条件,难道就是要求台湾的老百姓,一人一生只能有一间房?最好不要帮子女置产,也尽量不要换屋?

压抑房价,难道是要求消费者卖屋时,要用当年买进的价格来卖,尽可能不要获利,才符合「居住正义」?都更的权益很重要,所以希望大家都当「不同意户」,权益才会受到重视?也才会有学生与社福团体帮忙出气?二十二k年轻人买房子要不吃不喝,所以买了房子的人,尽量不要吃饭?

这些荒谬至极的现象与论述,光怪陆离地在台湾房地产市场上存在着。买不起房子的人觉得房价不合理,骂!买得起房子的人,同样也嫌贵,虽然买,还是骂!反正政府很好骂,也很耐骂,骂多了也习惯了。期待政府能用更积极、负责的态度,提出可长可久的「住宅政策」,而不是一昧以紧缩与管制为前提的「打房政策」!住宅政策作好,大家都是赢家!打房政策失败,全体都是输家!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