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问科学家:音癡有救吗?〈上〉

2020-08-06  阅读 454 次

译者|汪芃

请问科学家:音癡有救吗?〈上〉

  1990年,喜剧演员萝珊.巴尔(Roseanne Barr)在大联盟比赛中以尖锐歌声献唱美国国歌,招来各界同等尖锐的谩骂。2004年,美国大学生孔庆翔(William Hung)在《美国偶像》(American Idol)选秀节目中把瑞奇.马汀的〈怦然心动〉(She Bangs)唱得荒腔走板,却因此走红全球,还得到一纸唱片合约。而菲律宾一家卡拉OK有几位客人将法兰克.辛纳屈名曲〈我的方式〉(My Way)唱得不忍卒听,后来竟被火大听众开枪射杀。

  五音不全能引发这幺多可歌可泣的故事,但令人惊讶的是,我们几乎不了解音痴的成因。然而现在有越来越多学者开始研究荒腔走调歌声背后的机制,可望进一步了解音乐能力如何发展,并研发精进歌艺的教学方法,此外,我们也可更了解所谓「音準」的标準为何──为何同样是走音,在我们耳里听来,人声走音似乎比小提琴走音更难察觉。而这些相关研究都指向同一个结论:唱準只有一种方法,唱不準却有千百种可能。

  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的心理学者彼得.佛德瑞雪(Peter Pfordresher)说:「其实每个人都有控制音準的基本能力,这点令人惊讶。」

  儘管如此,部分研究指出,确实有百分之十左右的成年人歌艺不佳(也有学者认为这数字是低估了)。五音不全的人当中,有百分之四是因为患有旋律辨识障碍症(amusia),罹患这种大脑遗传疾病的患者无法分辨音调,甚至连生日快乐歌等常见旋律都认不得,但妙的是,也有少数旋律辨识障碍症患者拥有正常歌唱能力,而根据初步证据指出,音痴其实可以在无意识状态下分辨音调差异。

  此外研究也指出,唱歌能力其实跟聆听旋律的能力无关,而是因为无法控制歌声、无法精準唱出听过的旋律,或是会将歌声乐音的音色差异误判为音调差异,另外有些人唱歌之所以惨兮兮,是因为无法在脑中勾勒旋律,还有些人是因为对旋律过耳即忘,连几个音都记不住。而科学家正在釐清这些因素如何造成五音不全。

  多伦多贝克列斯特医院(Baycrest Hospital)罗特曼研究所(Rotman Research Institute)的心理学者尚恩.哈钦斯(Sean Hutchins)表示:「唱歌的过程很难精确观察,我们发声的机制和弹奏钢琴不同,深埋在喉咙里不易观测。」

走音成灾

  唱歌跟说话一样,第一步都是从肺部排出空气,咽部的两片声带会将肺部排出的气体掐成振幅不同的气体冲波,形成各种音调,再经声道构成的共鸣腔(由声带和口腔组成)调整音质而成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音高感(sense of pitch),也就是对音高的定位,这不只与音频有关,也有主观印象的因素,与家庭、同侪和各种文化影响息息相关。而影响歌声的因素包含音高、持续时间和音量等。

  过去几十年来,学者一直在研究职业声乐家的嗓音声学特质,例如他们能唱準的音调範围,而音乐教育人士也一直想了解为何有些人唱歌就是比较平板。然而一直到大约十年前,歌唱能力的鉴定主要仍仰赖有经验的音乐家。

  如今科学家已能精準测出G和C等各种音调的声学特性,也能评断受测者进行「模仿听唱」(pitch matching)的準确度,这种活动指的是听过音阶或旋律之后跟着唱。

  而法国蒙贝利耶第一大学(Montpellier 1 University)心理学者西蒙.达拉贝拉(Simone Dalla Bella)主持的相关研究显示,若将走音定义为相差超过1个半音,则非音乐家的受试者中其实有高达85%到90%的人都能把听到的音唱準,听唱不準的人仅佔10%到15%。

  学者哈钦斯则指出,达拉贝拉低估了不会唱歌的人数──若将走音的允许误差值缩小为四分之一音,则在53个未受训练的受试者当中,有多达25位在进行模仿听唱时会唱走音。哈钦斯这份研究与蒙特利尔大学学者伊莎贝.佩瑞兹(Isabelle Peretz)合作,于2012年发表。

继续阅读下篇:请问科学家:音癡有救吗?〈下〉

图片出处:Alvaro Tapia@flickr

上一篇:
下一篇: